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您现在的位置:湖南长安网>国际禁毒日 湖南在行动

【国际禁毒日•常德警示录】前妻出走美国

2017-06-27 14:54:28 来源: 红网 作者:姚晓雅 实习生 廖舒妹 编辑:周怡灵

   江河(化名)面对戒毒宣言宣誓

   江河隔着铁窗,望着墙外,期待早日出来。

  红网常德站 6月22日讯(记者 姚晓雅 实习生 廖舒妹) 吸毒花了多少钱,200万?300万?他已经记不清了。他清楚的是妻子因此远走他乡,带着儿子独自去美国谋生。

  19日下午,在常德市强制隔离戒毒所,记者见到他的时候,一身蓝色的统一制服,一双拖鞋,在干警的陪同下,向我们慢慢走来。

  第一眼看到我们的时候,他腼腆局促地朝我们点了点头,笑了笑,站在谈话桌的对面,显得有些不安和无所适从。在谈话过程里,他曾多次向我们展露这种腼腆的笑容,由于吸毒的后遗症,他的脸部表情显得有些不太自然,会不时小小地抽搐,说话时眼神有些飘忽,声音有些抖。

  在之后的两次碰面里,他都主动地向我们挥手并微笑致意。他叫江河(化名),是常德市强制隔离戒毒所(以下简称强戒所)里特殊人群吸毒人员中的一员。

  毒品让他变得如此“特殊”

  在常德市强戒所左侧的一座独立院落门口,写着“特殊人群涉毒人员收治中心”几个大字。在收治中心这道看起来有些让人望而生畏的蓝色大铁门后面,收治了74名特殊涉毒人员。所谓特殊涉毒人员,是指一群吸毒后又交叉感染了艾滋、肺结核、梅毒等传染病和癌症、尿毒症等重大疾病的特殊群体。1996年,年仅23岁的江河就染上了毒品海洛因,由于长期注射海洛因,影响了主动脉,血库崩坏,2012年他不得不进行静脉搭桥手术。然而,整整21年的吸毒史已经使他的身体备受摧残。

  1996年,江河到珠海做生意,仅仅两个月后,在朋友的引诱下,他第一次接触到了他口中的“白粉”。江河回忆说:“一开始我感觉很不好,但是过了几天以后,毒瘾上来了,我又找到了我的朋友……”

  毒品首先毒害了江河的精神,他开始变得懒散堕落,慢慢地丧失行动力,无心工作,对除了毒品以外的事情不再感兴趣。“毒品让我变得懒惰,事实上我知道我有事必须要去做,但我的意识已经不受控制了。”江河说,那个时候,在他们的“圈子”里,一见面都会先奉上这样一份“见面礼”(毒品)。

  “在当时,这是一件挺有面子的事情。”他略带腼腆地笑着说,那时,他并没有意识到毒品有这么大的危害。

  毒品带给他家财散尽、亲人寒心

  江河说,具体在毒品上花的钱他已经不太记得了,可能有200万、300万,100多万肯定是有的。两年后,家里人发现他吸毒的事,那个原本家境还算富裕的家庭,原本让父母骄傲的儿子,原本应是弟弟妹妹榜样的哥哥,都随着毒品,慢慢地消失了。

  因为吸毒的事,加上其他的因素,江河与前妻的婚姻也走到了尽头,前妻带着儿子去了太平洋的另一端——美国,此后,江河也没有多少机会和儿子见面了。江河说,为了儿子,家里人一直尽力瞒着儿子,所以儿子对江河吸毒而被抓的事情,并不是很了解。关于前妻和儿子,江河不太愿意提及更多,只是说有时会很想儿子。

  1998年,江河的父母第一次发现了儿子吸毒,但是由于当时的人都不是很了解毒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江河的父母一开始也没有意识到有多大的危害性,直到他花光了所有的积蓄,身体也被毒品摧残备至。江河的妈妈每个月工资3000块,却每个月至少给他补贴2000块。

  江河说,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妈妈,“因为我不听话”。江河的妈妈今年已经71岁,因为儿子的事,她慢慢变得没有以前开朗了,也不太愿意出门,不愿与人接触了。

  当记者问到他有没有什么话想和妈妈说时,他第一次深深地低下了头,沉默了几秒钟之后,抬起头红着眼眶对记者说:“希望妈妈保重身体,以后我会多多孝敬她。”谈到以后的规划时,江河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光芒,“以后开个餐馆,够养家糊口就行。”江河还说,他后悔了,如果当初不走这条路,人生应该会过得比较完美。

  毒品使他的“收治期限比命长”

  事实上,这并不是江河第一次进入戒毒所,2017年3月份,江河与再婚后的妻子在家中吸毒时被当场抓获,江河被送进了特殊人群涉毒人员收治中心,这是他第四次被抓进戒毒所。第四次被当场抓获时,江河选择了吞刀片这种极端的做法,企图逃避被强制隔离,而刀片至今尚未取出,仍旧威胁着江河的身体。

  “复吸率高是这些特殊人群涉毒人员的通病,而被社会遗弃则是他们的心病。”强戒所的干警曾俊这样对记者说。曾俊说,在这里有一句话叫做“收治期限比命长”。收治中心有一定的收治期限,然而这些感染上癌症、尿毒症等重大疾病的涉毒者,有的甚至都撑不过收治期限。

  事实上,进入戒毒所的人,一个星期之后,身上的毒瘾已经基本解除了,但是“心瘾”却在他们身上埋下了一颗不定时的炸弹,当他们回归社会的时候,因为无法被社会重新接受,也难以融入社会,只能重新回到以前的“吸毒圈子”里,周而复始,在他们的心灵上也留下了无法磨灭的阴影,从而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,这对戒毒人员、对戒毒所的干警们、对社会,都是一个难题。

  当记者走出收治中心的时候,身后传来了一阵响亮的歌声,那是戒毒人员集合时合唱的歌曲,响亮的歌声萦绕在宁静的强戒所里,或许,在撕开毒品丑陋的真面目,在毒品的魔爪中痛苦、迷茫、挣扎过后,在他们的内心深处,依然对未来存着一份向往和渴望。

37.3K
热点推荐
精彩图片
设为首页 |  加入收藏 | 站点地图 |  网站声明 | 投稿邮箱 Copyright © 2019 www.hnzf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:hncaw@qq.com
主办单位:中共湖南省委政法委员会 备案号:湘ICP备11020403号-2 技术支持:湖南红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