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您现在的位置:湖南长安网>国际禁毒日 湖南在行动

【国际禁毒日•常德警示录】迷失天空的鹰

2017-06-27 14:50:07 来源: 红网 作者:胡丹 编辑:周怡灵

   6月21日,红网记者走进高墙采访郑经桦(化名)。 摄影 黄刚

  红网常德站6月21日讯(记者 胡丹)他,曾经是一名空军飞行员和一名人民警察,吸毒上瘾后,他无心工作,无心于家人和朋友,心里惦记的只有毒品。为了吸毒,他踏上了一条吸光积蓄、变卖房产、失去工作、家破人散的不归路。为了筹措毒资,他不顾礼仪、廉耻,骗父母兄妹,欺亲朋好友。最终,他70多岁高龄的母亲拨打了报警电话,亲手将51岁的儿子送进了常德市强戒所。

  18岁他成了天之骄子

  6月19日下午,记者在常德市强戒所三大队宿舍楼下,见到了郑经桦(化名),他迈着蹒跚踉跄的步伐向记者走来,不敢相信,眼前这个消瘦佝偻的老人就是51岁的郑经桦。

  据戒毒所三大队管教介绍,郑经桦从1993年开始吸毒,是一个地地道道的“老烟民”,属于较早的一批吸毒者,但这是他第一次进强戒所。

  郑经桦得知记者是专程采访他的,略显踌躇。我告诉他发稿时会隐去他的真名,他才安定下来,坦诚地向我披露了自己走上吸毒之路的痛苦经历。

  “你看到我未老先衰的容颜和佝偻身躯,是不是无法将我与一名空军飞行员和人民警察联系起来?”这是郑经桦的开场白。

  郑经桦回忆说,1984年,年仅18岁的他考上了河北保定第二航空预备学校,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天之骄子,曾保家卫国,驾驶战机翱翔祖国蓝天。

  1989年,部队精简整编,他转业回家,分配到常德市某政法机关工作,成为一名神圣而威严的人民警察。由于当时工作努力,郑经桦很快成为了同龄人中的佼佼者,不久与一名美丽贤惠的女子结为连理,并生下一名活泼可爱的男孩。家庭事业可谓顺风顺水,曾一度被家人引以为豪,为亲朋好友、邻里乡亲称道。

  27岁他吸了第一口毒品

  1993年春节,是他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。郑经桦说,那天晚上,几个朋友邀他去一家卡拉ok厅唱歌。其间,他拿出身上的香烟,准备抽根烟时,坐在他一旁的朋友立即夺过香烟,并嘲笑他:“你落伍了,现在在这个场合已经不时兴抽这种小烟了,只有抽大烟的才能算是真男人、真汉子”。说完,朋友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小包白色粉末状的东西递给他说:“来换个口味,尝尝这个”。“其实这个时候我心里十分清楚这东西就是被称为‘大烟’的毒品——海洛因,见我在犹豫,朋友公然当着我的面纷纷开始吸食起来,并都摇头晃脑地东一句西一句地对我继续诱劝。我经不住他们‘偶尔吸几口不会上瘾’,‘几口就能飘飘欲仙,想什么来什么’和‘这东西是身份的象征……’这些话的灌输”,在强烈的好奇心和虚荣心驱使下,郑经桦半推半就地尝试了毒品。就是这么一次不经意的放纵,他今后的生活一直被这白色烟雾的恶魔缠绕,这也拉开了他人生的悲惨序幕,过上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。

  白色毒魔始终与他如影相随

  郑经桦说,刚开始吸毒时,他曾错误地认为,在吞云吐雾的毒烟中醉生梦死,寻找毒品给自己精神上带来的欣快感,就是幸福,就是寄托。随着吸毒量的加大和吸毒次数的增多,他很快就上瘾了。从此再无心于工作,无心于家人和朋友,心里惦记的只有毒品。在郑经桦吸毒两年后的一天,他毒瘾发作,躲在厕所准备吸毒时,被老婆发现了,“当时她惊得脸色煞白,想一把夺走我手里的毒品,被我一把推开,我到现在都记得她当时绝望的眼神和歇斯底里的哭诉”。“怪不得你最近瘦成这样,怪不得你吃不下饭,原来你在吸毒,你吸上毒这一辈子就完了!”郑经桦回忆起老婆哭诉,眼里噙满了泪水。最后,郑经桦妥协了,发誓再也不抽了。善良的老婆最终还是无奈地原谅了他。

  第二天,郑经桦毒瘾发作,眼泪鼻涕直往下流,身体好像有上万只蚂蚁在啃食骨头,又好像有无数双手在心中不停地挠,痛苦得死去活来,头直往墙上撞。这种难受,让他彻底沦为毒品的奴隶,毫无悬念地踏上了一条吸光积蓄、变卖房产、失去工作、家庭破裂的不归路。

  吸毒害他丢掉警察工作、失去亲人

  吸毒二十多年,郑经桦曾多次在自己和家人的帮助下,尝试过戒毒,可每次都以失败而告终。而且每次都以精神空虚、毒友诱惑、亲人和朋友不信任自己等理由和借口来推卸和搪塞,所以根本就未能彻底走出戒了吸、吸了戒的魔咒和怪圈。直到后来,郑经桦在家里吸毒也不避讳,变卖了家里的住房,还把家里唯一值钱的电视机都卖掉做了毒资,妻子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生活,提出了离婚。1999年11月,郑经桦的朋友吸毒被抓,并一同举报了他,后来派出所民警对他进行尿检,结果呈阳性,郑经桦所在单位领导也对他非常失望,当时就开除了他,郑经桦彻底成了无家可归的人。没有了钱作毒资,面对吸一次至少需300—400元的高额费用,郑经桦什么礼仪、诚信、廉耻全然不顾,良心、道德和责任也都抛于脑后,骗父母兄妹,欺亲朋好友也就成为家常便饭,变得顺理成章。久而久之,使得熟悉认识他的人敬而远之,邻里乡亲也都唯恐避之不及,被社会所唾弃,遭世人所不耻。

  复吸让他挣的近百万元打了水漂

  经过在临澧、云南、长沙等地几个月的戒毒,郑经桦返回家时彻底戒掉了毒瘾,家人为他庆贺。2006年,家人为了让他离开“毒环境”,对那些狐朋狗友敬而远之,联系了在广东的舅舅给他做工程。在广东的那两年,郑经桦一口大烟也没吸过,可谓踌躇满志,洗心革面戒掉毒品,不再受它的奴役、摆布和毒害,满心希望在工程上干出一番事业来。直到2008年,他在工地不小心被车撞伤了腿无法工作,家人看他已经完全戒掉了毒瘾,就同意他离开广东。郑经桦把这两年赚的近百万元钱也带回到了常德。回到常德,耐不住寂寞的郑经桦又开始呼朋唤友吸食毒品。4年不到,郑经桦把所有的积蓄吸食一空。

  70岁老母亲将他送进戒毒高墙

  郑经桦吸毒二十多年,浑噩度日,过一天算一天,“今日有毒今朝醉”成为了他每天生活的主旋律和最强音。吸毒多年来,他对此不知悔改,深陷毒海不能自拔。

  2016年11月的一天,郑经桦毒瘾发作,正在吸食毒品,被他母亲逮到,母亲在亲眼目睹郑经桦吸食完毒品,随地而卧时抓住他的手心疼地说:“你看你现在枯瘦如柴,憔悴得不成人样,再这样下去,恐怕连性命都保不住了”。于是,70多岁高龄的母亲万般无奈之下,痛心地拨打了报警电话,亲手把郑经桦送进了常德市强戒所。

  家人的呼唤让他幡然悔悟

  “我最对不起的就是家人,但是我很庆幸我的家人没有抛弃我。”郑经桦说,他还清楚记得去年年底母亲第一次来强戒所探访他时说:“孩子,那天看着你被警车带走直到在我眼中消失,我就一直站在巷口看了半天也哭了半天,你不要怪妈心狠,你这次一定要坚强,因为我和你爸剩下的日子可不多了!”。“这时,我才幡然醒悟,我若还不觉醒,真会留下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和悔恨。”前几天,郑经桦25岁的儿子来看他,对他说:“过去你是我的骄傲,只要你戒掉毒品,以后仍然是我的骄傲”。

  采访临末,郑经桦指着三大队宿舍楼下的黑板报说,这是我写的《浪淘沙·说吸毒》,以此告诫大家,一定不要碰毒品,一旦沾上了想要再摆脱它就难上加难。不仅给自己的身体造成伤害,更是给自己的家庭带来大的伤害。

37.3K
热点推荐
精彩图片
设为首页 |  加入收藏 | 站点地图 |  网站声明 | 投稿邮箱 Copyright © 2019 www.hnzf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:hncaw@qq.com
主办单位:中共湖南省委政法委员会 备案号:湘ICP备11020403号-2 技术支持:湖南红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