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您现在的位置:湖南长安网>新闻中心>全国动态

“团圆”行动取得阶段性明显成效,成功找回历年失踪被拐儿童3480名

2021-08-30 16:47:34 来源: 人民公安报 作者:谢俊思 

郭刚堂的长夜结束了。从青年到中年,这个父亲的24年都被消耗在路上。骑行50万公里,跨越30余个省份,报废10辆摩托车……他的故事被改编成电影《失孤》。

7月11日,他的寻子之路终于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。在山东省聊城市认亲现场,郭刚堂等来了儿子郭新振,离散24年的家庭终获团聚。他们一家人紧紧握着民警的手,泪如雨下:“这么多年,公安民警一直没有把这个案子放下,是你们给了我们一个完整的家。”

消息发布后,感动全网。人们说,“电影《失孤》原型在现实中迎来大团圆‘续集’”,“希望千家万户团团圆圆,再无支离破碎之恨”……

近年来,全国公安机关始终保持对拐卖犯罪的高压严打态势,拐卖儿童犯罪得到有效遏制,盗抢拐卖儿童案件年发案降至20起左右,且基本实现了快侦快破。但是,一批积案如阴云笼罩,许多当年的失踪被拐儿童还没有回家。

民之所盼,警之所向。2021年1月,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以侦破拐卖儿童积案、查找失踪被拐儿童为主要内容的“团圆”行动。截至目前,全国共找回历年失踪被拐儿童3480名,其中时间跨度最长的61年,侦破拐卖儿童积案171起,抓获犯罪嫌疑人468名,专项行动取得阶段性明显成效。

打开希望之门

“我想找到一个和我长得像的人。”

每年农忙后,山东枣庄的罗涛都会外出打工,在任何城市里都会“本能地观察陌生人”,站在大街上、工地上、饭馆里,端详他人的五官。

1963年1月,罗涛的父亲罗凤坤带着2岁的儿子罗亚军在薛城火车站候车,就在罗凤坤打盹儿的时候,罗亚军被人抱走了。

罗涛说:“几十年来,我们罗家人去过山东各地,还去过海南、上海、北京、新疆,但始终没能找到我哥哥罗亚军。”

因为不完整,这个大家庭从没拍过全家福。2010年下半年,罗凤坤的老伴去世,临终前她叮嘱家人不要放弃寻找。2015年,罗凤坤再次到派出所报案。

团圆,中国人的执念;团圆,不愿割舍的希望。

由于丢失时间长、丢失地点复杂、报案时间晚等难点,公安机关虽综合运用各种措施查找,但迟迟没有获得有价值的线索。直到2021年,“团圆”行动来了。

“我们再次拿出这起案件,并把希望寄托在DNA技术上。”枣庄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丛四新说,由于无法获得罗凤坤老伴的相关DNA数据,只能进行单亲比对,但单亲比对后得到的大量结果数据,不具备研判条件。

“根据遗传学规律,我们利用罗凤坤4名子女的数据做了反推,从而使单亲比对变成双亲比对,提高了比对效率,最后找到了老人失散多年的孩子。”丛四新说。

“我得到消息后哭了一整天,高兴啊。找了58年,我现在没有遗憾了。”罗凤坤说。

6月8日下午,90岁的罗凤坤和60岁的儿子相认,这一幕让无数人动容。

“爸!”“我的儿啊!”半个多世纪骨肉分离的痛,日日夜夜撕心裂肺的想念,超越时间空间的人间至情,在这一刻,都化为了一个紧紧的拥抱。

感人的重聚场景同样出现在四川、江苏、河南,这一天,四省公安机关同步开展“团圆”行动认亲活动,帮助11组失散家庭实现团圆。

“我们想通过认亲活动,让广大群众共同见证失散亲人团聚的喜悦,同时给仍在苦苦寻亲的父母和孩子信心、鼓励。”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童碧山说,“团圆”行动开展以来,各地已组织认亲活动1600余场。

照亮回家之路

由于种种原因,改革开放以来,全国有一批儿童失踪被拐案件还未侦破,尚有一批家庭正在经受骨肉分离的痛苦。

“有的父母终生都在寻找孩子,谁看都揪心,所以我们要竭尽全力。”5月21日,中宣部中外记者见面会上,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忠义谈起“团圆”行动的初衷,“所以公安部党委作出决定,公安部刑侦局积极努力,带领全体刑侦民警共同把这项行动开展起来。”

为使行动取得实效,公安部多次专题研究部署,四次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持续推进;挂牌督办一批重大拐卖儿童积案,组织精干力量破案攻坚;从全国抽调一批刑事技术、情报研判专家,集中力量和各种资源手段,开展技术比对会战。各地公安机关精心组织、扎实工作,认真梳理拐卖儿童积案卷宗、证据线索、在逃嫌疑人,对重大案件组织专案侦查、重点攻坚,综合运用新技术、新手段深入研判,寻找案件突破口、缉捕嫌疑人。

查找失踪被拐人员的技术手段不断丰富,特别是DNA检验技术及数据库建设,为“团圆”行动提供了有力支撑。郭刚堂父子身份确认,正是得益于DNA信息比对。

2009年,公安部建立了全国打拐DNA数据库,不断登记、录入被拐卖或者失踪儿童亲属的DNA以及相关信息。“前几年由于技术限制,检验获得的DNA信息较少,一条信息可能比中成百上千乃至上万条线索。”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处长刘景杰介绍,“团圆”行动开展以后,对打拐DNA数据库进行了清理,重新采集、扩充血样数量,完善更新相关信息。

“‘团圆’行动中找到的失踪被拐儿童里,约50%是基于今年新采集到的DNA数据比对成功的。”童碧山说。

近年来,全国公安机关跨区域侦查协作机制日趋完善,密切配合、协同核查成为常态,也为“团圆”行动提供了重要保障。辽宁省北票市1993年、1994年间发生的4名儿童被拐案件,经辽宁警方不懈努力、持续追踪,以及天津、上海、福建等地公安机关积极配合,最终让犯罪嫌疑人落网,4名被拐卖孩子全部找到。

将打拐进行到底

“团圆”行动开展以来,全国公安机关坚持以人民为中心,把群众寻找亲人、严惩拐卖人口犯罪的愿望视为重大责任,克服重重困难,将打拐进行到底。

“团圆”行动开展后,公安部推动“一长三包”责任制和儿童失踪快速查找机制的落实,明确要求案件没有侦破、嫌疑人没有到案、被拐卖儿童没有找回的,专案工作就不能放松,实现多警联动、快速反应、形成合力,在打击拐卖案件和查找失踪拐卖儿童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。

广东警方全面梳理改革开放以来本地儿童被拐积案,逐案建档,重新阅卷和查找被拐儿童家属了解情况,利用大数据资源挖掘破案突破点;

贵州省公安厅结合实际制定工作措施,明确工作步骤,千方百计夯实基础、汇聚资源、攻坚积案,力争最大限度让失踪被拐儿童家庭实现团圆;

山东公安机关提出“三个绝不”的要求,即坚决做到拐卖案件未破绝不放弃侦查,被拐人员未找到绝不停止查找,群众失踪、涉拐报案求助绝不推诿;

……

“团圆”行动取得的突破性战果,也凝结着一代代公安民警的坚守和付出。

在一次案件侦办中,民警利用先进技术,靠一张被拐儿童5岁时的照片,在数据系统中找到约200名相似人员。接下来,是漫长的甄别比对。

“甄别过程最耗时耗力。”天津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十三支队民警、“团圆”行动刑事技术集中比对会战参战专家吕游说,比对的过程十分繁杂,民警要从区间里找到最准确或者相似度最高的那个人,每天看电脑屏幕基本上要超过10个小时。

最终,民警锁定了疑似人,又找到了疑似人进行DNA比对。最终,DNA配型成功。这是“团圆”行动诸多案例中的一个典型案例。

此外,各地公安机关利用“传统+新媒体”宣传手段,深入发动社会各界和广大群众支持参与,让更多失踪被拐儿童父母、疑似被拐人员、身源不明人员了解“团圆”行动,并主动向公安机关提供信息。6月1日,众多新闻媒体集中发布全国3000余个“团圆”行动免费采血点地址、电话,至今已有数万人主动到公安机关接受免费采血。

打开希望之门,照亮回家之路,“团圆”行动仍在继续。

为缘寻找,为爱坚守,愿天下无拐、万家团圆!

37.3K
上一篇
热点推荐
精彩图片
设为首页 |  加入收藏 | 站点地图 |  网站声明 | 投稿邮箱 Copyright © 2019 www.hnzf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:hncaw@qq.com
主办单位:中共湖南省委政法委员会 备案号:湘ICP备11020403号-2 技术支持:湖南红网